京素资讯
京素资讯当前位置:首页 >> 案例信息
清香落
  发表时间:2014-07-02 14:21:31  浏览次数:




若论起多数人对的印象,那火一般的炎热可能瞬时便袭卷湮没了你的记忆,处处都是阳光毫不吝啬倾泼的颜色,当你还在责怪他过于热情的时候,你可曾想到这华成秋碧之间又暗藏了几多的清香落?

———题记

西北的夏,虽不似江南蝉鸣阵阵,垂柳画,但清灼明亮,更多了几分饱满热烈。就在这个阳光辉丽的夏日,一次与莲荷的不期而遇,使我对这清而净的荷香,又多了一味灵明的认知。

去年七月间,前往友的居处探访,临行时遂电话告知,得知我来,友自欣喜,早早便在车站接待守候。等车到达,已近午后,许久不见,相互免不了慰心暖意的寒暄,一路回友家的路上,路旁野花如毡,林荫渐密,轻嗅风里溢漫着田园的清新,心神也随风骀荡。

路行过半,行至一处,忽觉阵阵幽香扑面而来,连忙停车顾盼寻香。遇着了,还是遇着了,一池的绿云连绵,一池的荷香潋滟,就在这乡间不惹眼的路边与莲荷偶遇,却让我刚刚安抚下如遇旧知的欢欣,又上心头。

很早之前记得曾在书中读过一段对香味的解读。“所有的香是具有质感的,梅香属于月光,兰香应属深谷绝壁,菊香却和田垄不分,而桂花则宜于在一家人四合院初醒的韵律里含芬吐馥……但荷香是云大泽中升起的幻象,是神秘池沼中冒出的魔法泡影,它的香气亦灵亦肉,令人怅怅惘惘,目夺神授,而不知所从。” 多么的亦真亦幻?即贴切又飘渺,仿佛莲荷生来就不为凡间所物,从神佛之境误落,令人恍然有隔世之想。这也使我在脑海里对莲荷的印象尤深,即便欣羡,却是极少动笔去容描,怕自己笔拙,坏了莲荷的雅洁与禅意,反倒令她沾染了几分尘俗之味。

立于一汪池水之畔,池中有绝美的荷花布阵,清艳艳伦,暗散沁香,怎能不使人屏息注目,心生净洁?但这千柄高荷,并不如我所想象的不近凡尘,片片莲叶宽展舒伸,没有“骤打新荷”的纤柔多愁,倒似从余光中诗行里走出的娉婷女子,她用阔些的荷叶包裹着月光,回去之后夹在唐诗里,扁扁的,像压过的相思。

池水静,花妍姿意而放 ,朵朵温婉洁白,沁出的不正是李渔《闲情偶寄》中莲荷的古韵幽香。“芙蕖自荷钱出水之日,便为点缀绿波;及其茎叶既生,则又日高日上,日上日妍。有风既作飘飖之态,无风亦呈袅娜之姿,是我于花之未开,先享无穷逸致矣。迨至菡萏成花,娇姿欲滴,后先相继,自夏徂秋,此则在花为分内之事,在人为应得之资者也。” 此时的莲,静美如斯,可以看到一株莲花就是一个完美自足的世界,虽不见高堂庙宇的衬托,也足以使我不胜低回。此时的香,渺渺之中带着丝丝缕缕的牵绊,灵性飘逸,忘我地存在着,于红尘中早已忘却了时间为何物,恍若只待与我这有缘人那沧海桑田的一遇。

忽觉池水晃漾,摇碎了身影千瓣,原来是主人泛舟采莲其中。细看这种荷的老人对这满池的素馨竟无知无察,没有绿云蔽眼,自顾摇橹花间,眼里只剩下荷池般如水的平静,我自无法揣测老人的内心,或许,这老人家与花的同根同色,对莲的不知不识,反就印和了禅宗真空不空的境界吧,相比,倒是我的心显得有些满了。

人生是这样的辽阔,总觉得无限渺远的天涯处有人在等我,然,正因了与一株莲在天地间的偶然相逢,才使我在役役旅途的瞿然四顾中多了几许安然,因为我在水影花香中找到了另一个自己,知道我不是茕独一人,还有莲心如我,在同我一路依傍前行。

如今六月夏值正浓,每每忆起那莲荷千朵,炎炎之中内心却也阵阵清凉,知晓这是莲荷在心池次第而放,莲香微醺着悠悠岁月焉静的时光。 这个季节,一定还有和我一样心性的人,在清风中聆受莲荷带来的灵明。不禁问自己一句,还在窃香吗?应该是吧,因为我心已澄然俱净,静待着一缕清香落。

文:游移悬崖